伪娘CD变装爱好者入室绑架—捆绑美女邻居

我一个人住在一个安静的小区里,公寓每层楼只有两套住房.作为一个CD爱好者,我观察我家对门的美女已经很久了.

         她身材颀长,该瘦的地方瘦,该丰满的地方丰满.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似乎还带有丝丝清香.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小巧的嘴,绝对的美女一枚,真想看看她被绑起来是什么样的.我发现她也是一个人住,很少有人出入她的家.貌似还是个宅女,因为时不时会有快递员敲她的门送邮件,并且和我几乎没有面对面的打过交道--这给了我一个绝好的机会.

        我准备好了一切所需要的东西,就等着那一天...

         那是一个周末的早上,我带上鸭舌帽,帽檐压得非常低,戴着口罩,穿着一身和快递员制服很像的衣服,拿着准备好的道具,敲响了她家的门.她还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开了门,迷迷糊糊的接过我预备的'邮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我假装弄丢了签字笔,彬彬有礼的请她自己进屋拿一支在邮包签名字,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我飞快的扯下口罩,然后一只手揽住她细弱的脖子控制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将口罩揉成团塞进她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小嘴里.

        随后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黑色绸布袋套在她的头上,收紧颈处的绳子使她无法甩下袋子.接着我拿出了一捆捆的棉绳,将她的手臂拉向身体后面,手腕交叉,简单而有效的绑了一下,然后将她推进她的家里.这过程中她身体不停地扭动着,黑色布袋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她的力量终究没有我大,我将她推倒在了她客厅里的一把椅子上,随手关上门并反锁.,取出棉绳将她的两只脚分别绑在了椅子腿上,她踢了我一下,我有意把绳子抽紧了一点.接着我用绳子把她的腰与椅子的靠背绑在了一起.我知道我绑的并不精细,因为我还要先做一些准备,在进行更为精妙的捆绑,就如同享受大餐时不能一下子统统吞下一样.

         我将还在呜呜叫着的她留在了客厅里,自己先随意的在房子里转转.

         那个周末早晨我还在睡懒觉就听到门铃响了,想着可能是快递到了吧的我去开了门,门外的那个快递员有点奇怪,似乎有些刻意的挡着面孔,不过他的态度很有礼貌,打消了我的怀疑,因此当他让我回屋去拿签字笔的时候我毫无防备就转过了身子.

        一只手横过了我的脖子同时一块布料迅速的塞进了我的嘴,那布料质地坚韧,塞得很深,死死压住了舌头,我一下子无法将它吐出.随后一个袋子套住了我的头使我看不到任何东西.这是入室抢劫!我反应过来了.可是为时已晚.他将我的手扭向背后准备绑起来,我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只好任由他捆绑.他从后面推着我前进,我什么都看不见只好踉踉跄跄的向前挪步,随后他压着我的肩使我坐在了椅子上,并用绳子将我的两只脚分别绑在椅子腿上.我挣扎着踢着腿,但被他轻易地捉住捆得死死的.最后他将我拦腰捆在椅子背上,我听到他脚步声远去的声音.

          我等待了一会儿,先扭动着想挣脱捆住手腕的绳子,可是绳子捆的太紧.我又试着摇了摇头,想摆脱头上的布袋,可是布袋开口的绳子勒着我的脖子使它无法被甩下.我活动了下嘴,试着想把嘴里的布料推出.由于没有别的东西封住我的嘴,嘴里的布料一点点的向外面移动着,终于从我的嘴巴掉落出去.我赶紧大声喊;'救命,救...'可是没等我喊第二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只有力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使我剩下的话都成了几不可闻的呜呜声.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不要乱喊,我不会伤害你的,但是你如果再叫的话,那就很难说了.'随后他打开了袋子,将袋子推到我鼻子下,拿起了掉落的已经湿漉漉的布料,又一次塞进了我的嘴巴里.然后重新套上袋子,勒紧口.接着我听到了撕胶带的声音,我的嘴随后感觉到了压力:他正在把胶带隔着布袋一圈一圈绕在我嘴上使我吐不出布料!我一边呜呜的叫着表示抗议,一边恐惧又无可奈何的在黑暗里等待未知的未来.

           重新堵好她的嘴后,我在她家里找到了很多不错的东西.各种颜色的丝袜和裤袜,可爱的蕾丝小内内,根极细的高跟鞋等等.不过我还做了件事...这等以后再说吧...

          我解开了把她捆在椅子上的那些绳子,抓住她柔弱无骨的手臂,架着她走进她的卧室.卧室床上由于她刚刚起来还乱糟糟的.我将她推倒在床上,脱下了她的睡裤,她一下子反映十分激烈,努力想坐起来并踢着腿使我无法脱下,我捏了一把她的大腿,说:'我发誓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只是想和你玩个游戏而已,如果你再不配合我就会有不良的企图了.'

          她一下子安静下来,但还是摇着头,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她的内内是白色蕾丝的,腿很细很直,我欣赏了一下,为她换上了白色的丝袜.然后从脚踝开始捆起,到膝盖,大腿,直到大腿根部都布满了白色的棉绳.然后我把她翻转过来,解开了她的手腕的绳子,用一只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脱下了她的睡衣,她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胸衣.她呜的叫了一声,我想如果没有袋子遮住,她的脸一定很红.然后我将她的手腕重新绑好,手臂也细细的捆绑好,然后将她的手臂与身体绑在一起.接着我取出两条绳子,分别从她的胸部上方和下方勒过,勾勒出了她的完美的曲线.随后我取下她头上的黑色布袋,又迅速的用一只黑色丝袜蒙住了她的眼睛.待她吐出口中的口罩后,我开始往她的嘴里塞丝袜.她别过脸抗拒着不张嘴.我只好捏着她的鼻子,待她勉强张开小嘴呼吸时,迅速掐住她的下颚,迫使她张开嘴然后将丝袜揉成团塞入.我塞进了一双丝袜后,里面似乎还有相当的空间,于是我又塞进了一条白色的内裤.然后用剪下几段胶布仔细的封堵好,最后又取了一只口罩罩上了她的嘴.我把她又翻了个身,使她俯趴在床上,用一条绳子将她的手和脚踝处的绳子连在了一起并用力拉,直到她咬住丝袜和内裤的小嘴隔着胶布和口罩发出了难受的呜呜声才停止,然后打上结.这样她就被俯卧着绑成了驷马.我拉过一床被子盖住她,然后走出了卧室,关上了卧室门.

            他把我丢在床上后似乎就走出去并关上了门.我不知道他的企图但我必须求救.我先是努力翻身,但连着我手腕和脚的绳子太紧了,使我转身时非常痛苦.但我终于翻过来了.似乎有只口罩蒙住了我的嘴和鼻子,使我呼吸困难,每一个动作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我试着弄翻了盖着我的被子,然后侧着脸蹭着床单,试图先弄掉蒙着我眼睛的东西.那东西似乎有弹性,还比较好蹭掉.不一会儿我就重见了光明,原来那是我的一只丝袜.我又试图蹭下蒙住我嘴巴的口罩,但因为口罩带子勒着耳朵不容易蹭下来.

            我继续在床上滚动,直到我掉下了床,摔得我浑身都痛.但我没时间休息了.我立刻挣扎着靠着床跪起来,利用床脚钩下口罩,并一点点的蹭下胶带.我的嘴巴立刻何不拢了,我运动着舌头,努力想吐出口中的东西.终于,一块白色的布团滚出来了,那竟然是我的内裤!我感到我的脸又红了起来.我接着吐出的是我的一双丝袜.接着我松了口气,好好地呼了几口气,然后立刻倒下身去,一点点的蠕动着,想去拿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终于,我跪在床头柜前,用鼻子将手机钩到地板上,然后用绑着的手拨号,正当我要按下接听键时,那个绑匪又夺门而入,将我抱起来丢在床上,.他脸上带着面具,将我好不容易吐出来的内裤和丝袜又毫不留情的塞进了我的嘴.并且这次使用绷带在我的嘴上层层缠绕.再用一条大方巾蒙住口鼻.我感到了一阵深深的绝望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