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反串变装---第一百六十章 岳峰的奇怪态度

听到刘燕芸沙哑的声音以及那种无力的语气,岳林心里咯噔一下,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难道是老爸出事了?

   想到这种可能,岳林赶紧问道:“妈,到底怎么了?我爸···他还好吧?”

   问到这里时,岳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刘燕芸给出什么不好的消息来。

   刘燕芸叹了口气,道:“你爸没事,只是···”

   听刘燕芸说话犹犹豫豫的,岳林不禁有些急了,追问道:“妈,到底怎么了你说呀?”

   “你爸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他让你回来。”犹豫了半天,刘燕芸看岳峰的状态非要岳林回来不可,只能说了出来。

   虽然不是最害怕的那种情况,但岳林听了还是一震。提着的心倒是放了下来,却停不住,跌到了谷底沉寂了一会儿,便忐忑的跳动起来。

   吴倜隐约的听到手机那边刘燕芸说了什么,瞧见岳林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便安慰:“就算是伯父知道你的事,情况也不一定很坏,先不要想那么多,问问伯母先。”

   岳林听了微微点头,便对手机那边刘燕芸道:“妈,我爸是不是非常生我的气啊?”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快回来就是了。”刘燕芸含糊不清的道。

   岳林心中确实担心父亲,现在又正好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便道:“那好,我明天就回来,你先照顾好老爸。”

   等挂了电话,岳林便对吴倜道:“我明天要回去了,你跟我一起吗?”

   “当然。”吴倜点头,“出了这种事,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岳林微微一笑,主动握了一下吴倜的手,便开门下车了。

   回到公寓中,将家里的事情和蔡绍云说说了下,蔡绍云便说他也要过去。岳林想到时候或许真的需要蔡绍云在旁帮忙说服岳峰,便应了下来,让他在网上订购三张明早的机票。

   虽然岳林老家就在湘北省,距离凤凰城并不是非常远,但是为了避免麻烦,三人还是选择了乘飞机。岳林虽然现在很出名,但是如果真的想避开那些小报记者视线,还是有许多办法的。所以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三人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岳峰所在的疗养院。

   为了不让岳峰对自己反串的事太过反对,岳林这次特别穿了一身非常男生的衣服过来,一头秀发也扎成了一团,藏在了一顶宽帽檐儿的棉织帽里。再加上特意将一双秀眉画粗了些,整个人看起来终于有了些清秀男生的样子。不过秋水般的眼神和嫩白的皮肤却不是能够掩饰得了的。好在现在是冬季,岳林穿得多只露出一张脸,倒不会让人认定她是女生。

   到了疗养院门口,岳林打电话叫出来刘燕芸,见了她又问道:“妈,我爸他现在到底怎么样啊?”

   刘燕芸听了岳林这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天刘燕芸回来看见岳峰流着泪看电视上的比赛,便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这件事瞒着岳峰一辈子,况且之前种种都是她一个人担着,还要时时刻刻注意隐瞒,所以看此刻见岳峰知道了真相,反而有了种解脱的感觉。

   想了想,刘燕芸坐到岳峰身旁道:“林儿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治病,你不要怪他。”

   岳峰拿毛巾擦干了眼泪,唉声道:“我知道他是为了我,我也没有怪他。我只是觉得是自己没用,拖累了这孩子。而且,小芸,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失去他。你也真是糊涂,当初怎么就不知道阻止他呢?他这上了电视,要是让当年那人找来怎么办?”

   刘燕芸听了却握住岳峰的手道:“我不糊涂,也知道这样可能失去林儿,但是如果不这样,就要失去你。林儿参加这个大赛,拿奖金是为了给你治病,出名也是为了给你治病。你的肾源一直找不到,林儿说,只要他在大赛上真正出名了,就可以利用自己的名气帮你找到肾源。你说,我用什么理由阻止他?”

   岳峰听了刘燕芸这话,双手抓紧了被子,心中更加恼恨自己的无用。随即心中那种害怕失去岳林的感觉特别的浓重起来,所以最终他叹了口气,道:“小芸,把林儿叫回来陪我们一段时间吧。我总有种感觉,我们可能要失去他了。”

   刘燕芸听了道:“怎么会呢?就算是林儿的亲生父母找来,他这么孝顺,也一定不会不认我们的。”

   “或许吧。”

   而就是这样,两人才决定将岳林叫回来。这种关于岳林身世的原因,刘燕芸当然不能跟岳林说,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见蔡绍云和吴倜都跟着岳林回来了,她便转移话题道:“绍云和吴倜也都过来了呀,正好岳峰嫌身边人太少,你们就都跟我过去吧。”

   说完便转身往里走。

   岳林没有探听到岳峰现在的态度,刘燕芸又不愿意多说,她也只好忐忑的带着蔡绍云和吴倜进了疗养院。

   因为岳林是男生打扮,又带着帽子,所以不是走得近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她。进了疗养院后,不一会儿四人就来到了岳峰所住的单人病房。

   还没进去,岳林就听到里面放电视的声音,听了两句便听出来是是比赛的重播。当即她就有些头皮发麻,不敢进去了。因为她怕自己进去后,岳峰会指着她电视中的装扮骂她。

   不过刘燕芸却已经走了进去,扭头见岳林缩在外面,便伸手将岳林拉了进去。吴倜和蔡绍云对视了眼,也跟着进去了——他们今天来可是为了给岳林说情,然后再帮忙说服岳峰的,不能退缩。

   岳林进来后本以为岳峰会黑着脸不理她,哪知道刚进来岳峰扭头瞧见她时居然面带微笑,站起来颇有些激动地说:“林儿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两个朋友,快,都坐!”

   岳峰的这种态度,一下子将岳林搞懵了,同时心中也更忐忑了。不安的带头在对面的平时刘燕芸睡的床上坐下,岳林便大着胆子问道:“爸,你没事吧?”

   “这个疗养院条件这么好,爸怎么会有事呢。”岳峰笑着道,目光却落在蔡绍云和吴倜的身上。蔡绍云他隐隐认出来是岳林同学,但是吴倜他却认不出来了。

   见岳峰眼中露出疑问之色,刘燕芸便在一旁介绍道:“这是上次来我们家的绍云,是岳林的同寝同学;旁边的是林儿的朋友吴倜,这半年帮了林儿不少忙的。”

   “朋友啊。”岳峰笑了笑,指着岳林坐的床道:“都别站着,快做啊。”

   吴倜和蔡绍云虽然也想不通怎么岳峰这种态度,但还是都坐了下来。面对岳林的父亲,两人都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两人和岳林的关系都不是那种普通的朋友,隐隐有种见岳父的忐忑。

   等到几人都坐下了,岳峰这才将目光落在了岳林脸上,细细的打量起来。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