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反串变装---第一百五十六章 半部床戏

潮水般的掌声中岳林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去,同时打分也开始了。大屏幕的两榜上岳林的评分迅速变动着,其中大众媒体评审分数很快停下来。

   198分!

   虽然不如前两轮的200分和199分,但同样是别人不曾有过的高分!至于观众评分与前两轮一样,瞬间超过前面六人,并且达到了一个他人不可企及的高度。月灵的人气之高,是中原赛区其他现代反串选手完全比不过来的。

   岳林表演过后,比赛仍旧继续进行,其他选手也是展开浑身解数来博得观众和评委们的支持。可惜岳林珠玉在前,后面的选手的表现即使精彩,也难再次引起如同岳林表演时那般的掌声。

   持续四个小时的比赛很快过去,各个选手的打分都已经结束,同时也是揭晓本次决赛晋级十强、待定和淘汰选手的名单时候了。

   只见高清大屏幕上的画面一变,出现了三轮比赛各个选手的双榜名次。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其上,大概过了十几秒钟,全场掌声雷动!

   为什么?

   因为被他们期待的月灵赫然是三个双榜第一!

   月灵晋级十强已是板上钉钉,中原赛区现代反串决赛第一无可争议,中原四省现代反串无冕之王月灵同样当之无愧!

   四十位选手中,除了岳林直接晋级十强外,还有四名选手同样直接晋级十强,他们都是比岳林出道成名还有早的四省现代反串红人。不过,现在他们的名气跟月灵相比,就不值一提了。除此之外,还有九位选手三轮两榜都落入后二十名中,直接被淘汰。剩下的二十六名选手待定,等到明天上午根据网民支持率选出五位补齐十强。

   不过这些都跟岳林没什么关系了,她和蔡绍云等人回到了学生公寓后,现在正心神不宁的等着吴倜的消息。吴倜说要准备一下好拍一个假床戏给吴雨墨看,然后第二天就消失无踪了,只留给岳林一条短信,让她不必担心,后天回来等等。

   前天的后天也就是就今天,吴倜该回来了。岳林到不怎么担心他的安危,只是心中忐忑他究竟要怎样拍假床戏。好在这次决赛十强出来后,会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所以岳林也不用急着练歌练舞之类的,倒是有大把时间胡思乱想。

   下午,除了蔡绍云在公寓处理网上各种关于月灵的信息,其他人都去看比赛去了,所以岳林就在自己房里想了一个下午。等到了晚上,微笑他们回来一起吃过晚饭后,吴倜终于来了。

   来了后,吴倜随便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就朝岳林疯狂的抛媚眼儿。岳林明白这是要她出去,便笑着随便找了个理由,跟着吴倜一起走了。

   出了学生公寓,吴倜直接开车带岳林去香江酒店他所住的房间中。

   岳林见吴倜开了灯就在房里摆弄起那个针孔摄像机来,不禁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他等会儿要怎么拍。胡思乱想到羞人的地方,俏脸不由爬上了一抹绯红。

   过一会儿,吴倜弄好了摄像机对岳林道:“好了,我们来吧。”

   “来干嘛啊?”岳林弱弱的问,俏脸更红了。

   “当然是演戏呀。”吴倜磊落的看着岳林,像是等会儿他跟岳林拍的不是床戏,而是普通的动作片而已。但是随即他就想到岳林可能误会他了,便解释道:“你放心,我已将想到办法了,我们可以拍两个部分,然后找人剪接一下就成了。第一个部分就是你和我的吻戏,还有脱衣服的片段。”

   岳林一听就懂了,但却不由问道:“那后面的部分呢?”

   “后面的部分我会想办法搞定,你就不用管了。”吴倜摆了摆手,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岳林见他这样顿时心中疑虑更重,试探道:“你该不会是想找小姐当我的替身吧?”

   吴倜听了一愣,然后做呆傻状道:“这都被你给猜到了,你也太聪明了吧?”

   岳林完全忽略了吴倜这周星星式的无厘头,反而一想到吴倜要跟小姐做那种事,心中就不由得涌出一股酸意。不过她毕竟不同寻常的女生,完全能猜得到男生是个什么心理,所以并没有跟吴倜闹,而是冷静的问:“那你会真的跟小姐做吗?”

   “跟小姐做?做什么?”

   岳林见吴倜还在装傻,忍不住带着幽怨的眼神埋怨道:“你看你,还在装,要拍床戏,当然那是做,做那种事呀。”岳林稍犹豫了下便豁了出去。

   “那种事?!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跟小姐做那种事?只是让她做替身演场戏好不好,怎么,你吃醋了?”

   “我说我没吃醋你信吗?”岳林反问道。

   吴倜笑了,道:“其实想知道你有没有吃醋很简单,只要让我尝尝你的嘴巴酸不酸就行了。”

   说完,吴倜随手启动了摄像机,就过来双手揽住了岳林的纤腰,低头吻向岳林诱人的嘴唇。

   岳林本来想要躲避,但想到刚才吴倜启动摄像机的动作,便知道这是要拍戏了。通过上次拍吻戏,岳林也知道两人拍这种程度的录像,根本无所谓真假。所以无力的抵抗了两下后,便任由吴倜索取了。

   接着,吴倜一边吻着岳林,一边将岳林带向床边,然后自然是按照剧情般的相拥倒在了床上满床打滚。滚了一会儿,就变了岳林坐在吴倜双腿上,两人相拥热吻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岳林已经有些迷失了,忘了本来的目的,微微呻吟着任由吴倜吻向她的胸口。过了一会儿岳林上身都衣服已经很少了,但吴倜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直接吻上了岳林那初具规模的小白兔。顿时是岳林浑身一颤,极其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神经一阵麻软之后反而有了那么片刻的清醒。而这一片刻,已经足以让岳林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了。

   当即岳林一声轻呼,推开了吴倜埋在她胸口的头,抓起了被子挡在了自己身前,喘着气俏脸绯红的看着吴倜。

   吴倜被岳林这么一推,也是醒悟过来。抬头瞧见岳林这幅模样,仍旧心动不已,很想强行将岳林推倒。可是想想那次岳林在车上跟他说的话,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欲火抑制下来了。他虽然心中非常想要岳林,却也知道现在根本做不了——他可没恶趣味到像吴雨墨所说的那样爆菊花的地步。

   当即,吴倜起身过去关掉了摄像机,然后对岳林道:“对不起,刚才那个太入戏了···你把衣服穿好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便出去关上了房门。

   岳林见吴倜走了,呼吸才稍稍平缓下来,但想到刚才差点和吴倜收不住真的做了,顿时觉得后面被吴雨墨划过的地方一紧,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当即拿开了被子,娇羞的看了眼自己那已经不止一握的两个白兔,便赶紧拿起胸罩将它们藏起来。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