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反串变装---第一百四十五章 拍床戏给她看

岳林从后台出来的时候,吴倜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吴倜,岳林就想起吴雨墨让自己做的事,俏脸又是一阵绯红。

   “你怎么现在才出来?是不是又在里面碰到什么了?”吴倜见岳林脸色有异不禁问道。

   岳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吴倜说,便支吾道:“我们还是先回那边去看比赛吧。”

   吴倜看了眼后台里面,忍住了进入找吴雨墨的冲动,跟岳林一起回到了观众席位上继续观看比赛来。蔡绍云、微笑等人都在旁边,吴倜也不好再问,只好将担忧疑虑都暂放在心里。

   岳林的初赛比海选都没有悬念,以200分的满分成绩取得整组第一,自然而然的随着前五名晋级了。然后又看了一会儿,下午的反串类比赛便结束了,岳林穿上了自己遮挡面目的那一套装备,在蔡绍云一干人的护卫下上车,顺利的回到了学生公寓。

   等众人在学生公寓吃完从酒店订购的晚餐,岳林瞧见吴倜向自己使眼色,便借口去向某个老师请教,和吴倜一起离开了公寓。

   “去那我那里谈吧?”车子启动后吴倜对岳林道。

   吴倜那里岳林曾经去过两次,是湘江酒店里的一个不错的住房,但是在那种地方和吴倜谈那种问题,岳林觉得不太好,便回绝道:“不了,还是在车里说吧。”

   “你说吧,我听着。”说话间,吴倜的车已经从学生公寓的停车场驶了出去。

   岳林听了却是微微皱起眉头没有说话——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跟吴倜说,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说,心里也是乱乱的没有个主意。

   你还没和男人做过吧?我可以告诉你,让人从后面来也很舒服的哦。

   想起临走时吴雨墨在她耳边说的这句话,岳林就觉得有一种怪异的感觉环绕全身,十分不适。

   难道真的要和吴倜做那种事吗?

   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想到某种情景,岳林不禁露出恐惧之色,摇了摇头将这种想法驱除了。

   在岳林想事的这一小会儿,吴倜已经驱车到了湘江酒店下面的停车场,通过照后镜看到岳林的神色,不禁关问:“下午你到底在里面碰到什么了?”

   岳林见车子已经停下来,想了想便道:“碰到吴雨墨了。”

   “哦,她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听岳林又碰到吴雨墨,再联系到刚才岳林的表情,吴倜立即想到了吴雨墨跟那些女友的浪荡生活,不禁紧张的问道。

   要是吴雨墨先把岳林给那个了,他可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了。再要是闹出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来,说不定这个“女朋友”就会变成未来的姐夫,到那时他就彻底苦逼了。

   岳林见吴倜这么紧张,顿时心中觉得一阵温暖,想了下措辞,道:“她没有对我做什么,不过却让我做一件事。”

   说完,岳林将口袋中的针孔摄像机拿出来给了吴倜。

   “她让你偷拍我?”看了眼手中的摄像机,吴倜疑问道。

   岳林听了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随即将自己和吴雨墨前面的对话跟吴倜说了,说到到最后她脸都红了。

   “她说我必须和你做成一件事,才能证明你是真正的爱上了我。然后,她就给了这个针孔摄像机,让我将过程录下来给她。”

   “一件事?”吴倜听了不禁握住了手中的摄像机喃喃道。

   吴倜是相当聪明的人,不仅社会经验比岳林多,对吴雨墨也很是了解,所以心思一动,就大概猜到那件事是什么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问道:“她有跟你说是什么事吗?”

   听吴倜这么问,岳林不禁低下头去,长发遮住了大半脸庞,犹如蚊呐的道:“她说···做爱人之间该做的事。”

   吴倜听到这里心下对吴雨墨的意思已经了然了,但看岳林害羞的样子,却是忍不住捉弄心起,继续问道:“爱人之间该做的事?难道是让我们接吻?”

   “如果是接吻就好办了,她想要我们···”听吴倜说接吻,岳林心中忍不住抬起头来纠正他,但话说了一半,就立即打住,因为她瞧见吴倜脸上分明满是笑意。

   “她想要我们做什么?”吴倜的笑容也变得坏坏的了。

   岳林这时当然不会再顺着吴倜的话说下去,给了他一记粉拳,嗔道:“都这时候了,你还作弄我,想死呀···赶紧想想办法吧,我可不想真和你那个。”

   吴倜抓住了岳林的小手,才装模做样的沉吟道:“她居然想看我们两演的a片,这可真不好办呀。”说着他瞄向了岳林的胸部,接着道:“其他的不说,真要是做什么,你这里可不好遮掩···”

   “你认真点好不好?”岳林见吴倜又取笑自己,真有些生气了。

   “我说的是实话嘛。”吴倜赖着脸回了句,但瞧见岳林似乎真生了气,忙改口道:“其实要对付她这一招,没有别的办法,唯有一个字——拖!”

   说着,吴倜的神色认真起来。

   “你看,距离总决赛不是不到三个星期吗?我们可以先拖拖,在她快不耐烦的时候给一段接吻的视频;她如果不满意,我们就再拖一拖,再给一段床前戏给她;如果她还不满意,我们就···”

   “我们就怎样?”岳林不由自主的问道。

   而在心里,岳林则是想:他该不会想真的和我做那种事吧?

   吴倜看穿了岳林的心思,微微一笑道:“放心,到那时候估计已经到总决赛了,你的目的也该能达到了。”

   岳林听了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吴雨墨没有这么好糊弄吧?”

   “实在不行,我们只能拍一段看起来比较真的假床戏了。”吴倜说着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而在心里,他则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各种可能欺骗吴雨墨视觉的拍戏、演戏的技巧来。

   也许,该去请教下那些拍过三级片的导演呢。

   想到最后,吴倜不由在心中念到。

   岳林也是在心中胡思乱想起来,想来想去,都觉得要演一场假床戏,自己肯定要做出巨大牺牲。比如,脱完上衣,露露裸背什么什么的。

   想到这些,她的脸又红了。而在两人的沉默中,车中气氛又变得暧昧起来。

   岳林怕又发生那天晚上的事,便主动开口道:“那就先按你说的这样吧。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可以。”吴倜微笑点头,“不过不是回学生公寓,而是去我那里。”

   说话间,吴倜已经打开车门下去了。而岳林却缩在车里,红着脸道:“去你那里干吗?”

   吴倜看岳林这样子有些无奈了,道:“当然是去录像啊,不然你想在学生公寓录?”

   “不是说先拍个接吻的吗?”岳林仍旧不放心的问。

   “接吻也要给人一点后续的想象空间嘛,难道你想在车子里来?车里录像也不方面呀。”

   吴倜看上去像是很耐心的在解释,但岳林却怎么看都觉得他大灰狼。不过想想吴倜说的也都有道理,只好为难的下车了。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