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反串变装---第一百四十章 尴尬的亲热

一种原以为这一辈子都得不到了东西,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属于自己了,那种感觉不仅仅是快乐和幸福,还有一种奇妙的漂浮感,让人真的可以欢快的如同一只自由翱翔的鸟儿。

   岳林在走下车的那一刻就是这种感觉。

   尽管吴倜似乎对她隐瞒了一些事,尽管她和吴倜似乎面对着许多困难,但那又能怎样呢?只要他爱自己,无论将来怎样,岳林都愿意陪他一起渡过。因为难得,所以岳林远比普通人更懂得去珍惜爱情。

   似乎是那种奇妙的漂浮感有光环作用,让岳林从灵魂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一样的欢快,这样一来,她学习的效率提高了不止一倍。在宽阔的舞台上,花旦老师讲解传授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她都能很快的模仿出来,并且快速的熟练。突然提高的天赋,让花旦老师都忍不住一次次的赞叹起来。

   吴倜坐在台下看着岳林的灵动秀丽的身姿,以及一个个脉脉含情的眼神,还有那嘴角上的欢快笑意,也跟着轻轻地笑了。而在心里,他则在想,等那件事情完成之后,就带着岳林隐居,让她每天都这样欢快的笑。

   就这样,吴倜陪着岳林完成了一天的学习,等到晚上回去的路上,他便对岳林道:“岳林,你想告诉蔡绍云我们的事吗?”

   “啊?”听了吴倜的问题,岳林愣了下就有些犹疑的道:“还是不要了吧,毕竟绍云他一直都不希望我做女生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吴倜笑道,“我们主动宣布,会让他们感到突兀不说,也会引起其他的麻烦。不过,也不用太过遮遮掩掩,不然吴雨墨还以为你没泡到我。”

   “什么没泡到你啊,是你先跟我告白的好不好?”岳林不禁嗔怒的看了吴倜一眼。

   岳林的嗔怒在吴倜眼中却是显得风情万种,他心中一动左右看了下,便将车子驶进了一条巷子里,停在了墙边。

   “你开这里面来干嘛呀?”岳林不知道吴倜的心思,见他停了车不由问道。

   “当然是干适合在这里干的是啊。”吴倜随口回答了岳林的话,同时握住了岳林的小手。

   突然被吴倜抓住手,岳林不禁一颤,在微弱的光芒中瞧见吴倜脸上坏坏的笑容,顿时明白他要做什么了。然后,她整个人都变得十分敏感起来,俏脸也越来越红,同时呐呐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吴倜这次没有回答,而是一伸手将岳林从座位上抱起来,横放在自己的怀里。

   “啊—”

   岳林一声轻呼,整个人一下子绷紧了,脸色也变得通红。

   “岳林,你知道自己有多美吗?”吴倜将岳林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道。

   岳林这时候哪里还说得出话,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吴倜嗅着岳林发丝间清香,心中的那团火再也抑制不住,吻向岳林白皙细嫩的耳垂。其实,吴倜心中对岳林的这把火烧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见到岳林这种美色都会心动的,何况岳林做女儿姿态时,一眸一笑都带着含蓄的媚意,相当的撩拨人。以前这种风情,岳林只是偶尔会露出来,而今天可能是因为吴倜向她表白了的缘故,所以她一直都在向吴倜放电。

   以前认为岳林是个男生,吴倜完全可以hold住;后来知道岳林可以算得上是半男半女,但因为岳林心思不在他身上,他也没打算跟岳林恋爱,也hold住;可是现在,岳林是他女朋友了,还对他放了一天的电,纵使他心志如铁,也化作绕指柔了。

   岳林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吻到耳朵,还是一个男人,只觉得好像突然间被电到一般,整个身躯都酥麻了。如此就算了,随着吴倜的吻从耳根移向她的玉颈,她只感觉到身体里产生了一种麻麻痒痒的感觉,连神经都是这样。

   于是,岳林不由双手环住了吴倜的脖子,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起来。她还没动两下,就感觉到胸部攀上了一只大手,然后那带着胸罩还不足一握的小奶兔,就被捂住了。

   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让岳林身子一颤,娇吟一声就去推吴倜的手,但是她这时候一点力气都没有,又哪里能推得动?推了两下,就只能任吴倜施为。可当她感觉到下面有个硬硬的东西顶住自己的翘臀时,却一下子清醒了。

   “不要!”

   岳林一把推开了在她玉颈上吻着的吴倜,然后就挣扎着要翻回副驾驶位。吴倜不过刚刚兴起,哪里肯让她走,不过略施动作,便将岳林制住了。这一次,吴倜已经不满足于吻岳林的玉颈,而是一只手慢慢的解起岳林上衣的扣子来。

   “不要这样好不好?”岳林真的急了,弱弱的恳求道。想到等会可能发生的恐怖事情,她眼泪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吴倜听到岳林的哭泣声,终于清醒过来,稍稍尴尬后,便问道:“你怎么哭了?”

   “你以后不要对我这样好吗?”岳林凝噎道。

   “为什么?”吴倜忍不住问。

   岳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诺诺了一会儿,才低声道:“等我变成女生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虽然岳林答非所问,但是吴倜却是一下子明白过来岳林在顾忌什么了。心里微微责怪自己的刚才的冲动,但是那团火却一时半会儿下不去,便带着一丝坏笑道:“只是上面都不行吗?”

   “不行!”岳林坚决的拒绝了——她觉得自己的妹妹还太小,不想给吴倜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那你总能用嘴吧?”

   “什么?!”岳林听吴倜这么说,不由得扭过头来,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下意识的瞄向了吴倜下面。

   看了两眼,岳林的便红着脸,握起了小拳头,在吴倜放光的眼神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锤在了他那里。

   “快开车!”

   小巷车子里,在一个男人低沉的呻吟中,传出一个女子的怒气勃勃的娇叱。

   “哇,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凶啊?”

   “怎么,后悔了?告诉你,以后再敢向今天这样对我,我···我会更凶的!快点开车!”

   “好吧,老婆大人。”

   面对岳林突变的凶威,吴倜只好装模做样的屈服了,启动车子往学生公寓驶去。一路上,想着刚才的事情,吴倜寻思着:看来要早些找陆医生啊,不然这样看着吃不着,真是太难受了。

   两人回到公寓时,蔡绍云另外几人都感觉到有些两人身上有些不对劲。其他人感觉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但蔡绍云发现岳林眼角含春,看吴倜时不经意流出来的温柔,却是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段时间忙着工作没注意,难道他们两个已经走到那一步了吗?

   看着岳林欢笑着和几人聊天,心中喃喃了句,蔡绍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