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反串变装---第一百三十八章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计划中需要增强的技艺,主要有现代舞蹈、男声歌唱、还有古典反串的相关技艺。现代舞蹈岳林之前就一直在学,现在则是请培训班的老师对她单独辅导;男声歌唱,则是跟着湘北大学音乐系的一个小有名气的老歌唱家学习;古典反串则是去请教戏剧中扮演花旦的戏剧老师,系统的学习身眼手法步。

   这样一来,加上每天岳林自己还要练习女声歌,她就相当忙碌了。郑柯学习变装的事让她交给了微笑,而她则是由吴倜开车在凤凰城这一片四处奔波,求艺,学习。

   可以说,海选的第二个星期基本上都是吴倜在陪着她。

   这期间,尽管岳林并没有借着机会像女生一样去粘着吴倜,更没有对其进行各种勾引与诱惑,但吴倜对于她却是越加的得寸进尺了。岳林感觉得到,吴倜现在就像泡女生一样的泡她,两人单独说话时,总喜欢沾她便宜,有时还揩揩油。

   一切的种种,让岳林感觉自己像是掉到了一个温柔的陷阱中,不愿自拔,还不由自主的去享受,进而陷得更深。只有当夜里她一个人独坐在床头,想起吴雨墨让自己最后“背叛吴倜,抛弃吴倜”的那些话时,才会从那种刺激而幸福的感觉中短暂的脱出,深深地自责与担忧起来。

   这样前前后后岳林挣扎了一整个星期,正想着在自己不能这样模模糊糊的爱上吴倜时,她接到了吴雨墨一个电话。

   “岳林,都已经快过去两个星期了,我交给你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跟我弟弟表白了吗?”电话中传出吴雨墨那带着娇媚,却充满强势的声音。

   岳林接到吴雨墨电话,很有些意外,懦懦了一句“我还没有”,就想着要不要把吴倜不是同性恋的事告诉她,可是她还没说,手机那边就传来吴雨墨不满意的话。

   “还没有?”吴雨墨语气不怎么好了,“岳林,你以为这个事情没有时间限制吗?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如果在总决赛开始之前,你还没有和我弟弟成为真正的恋人,你的事就绝对没希望了!你也不要有其他小心思,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办不成,东娱的势力范围之内,将没有你生存的地方!”

   听吴雨墨这么说,岳林就要将吴倜不是同性恋的事说出来,但那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岳林正准备拨回去,却又犹豫了,沉思半响决定还是先向吴倜问个清楚。

   第二天,又是吴倜来开车送她到外面去学习。第一个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剧团的戏院,车子在戏院停车场上停下后,岳林开口了。

   “吴倜,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岳林偏过头来看着吴倜道。

   “什么事?”淡笑着问了句,吴倜又靠了过来,一只手搭在了岳林的肩膀上。脸也和岳林相当的近,彼此说话的气息都能感觉到。

   虽然之前一个星期,吴倜这样的对她很多次,但是岳林每一次都会很紧张,脸色也总是会红今天因为心里有事,所以她表现的稍微镇定了些,仍旧直视着吴倜的眼睛,道:“吴倜,我跟你姐见过面。”

   岳林本以为自己说出这句话来,吴倜即使不面色大变,也会愣一会儿。但吴倜只是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便道:“那你知道我的家世了?”

   虽然吴倜的淡定超乎岳林想象,但她还是点头,嘴角闪过一丝苦涩的笑意道:“嗯,东娱的大少爷嘛。不过,我想说的是,你姐姐和你家里人都对你产生误会了,他们以为你是···”

   “以为我是同性恋嘛。”吴倜见岳林似乎不好意思说,便接过话来。然后他又靠近了岳林一点儿,几乎是贴着岳林的脸蛋儿,轻轻地道:“你呢?你也认为我是个同性恋吗?”

   这是岳林第一次离一个男人的脸这么近,而且还是一个她在心中有相当好感的男人,所以她的俏脸一下子就变得绯红,小心脏也扑扑的跳快了许多。

   “我没有。”岳林的声音犹如蚊呐。

   “你认为我不是?”吴倜目光灼灼的看着岳林。

   岳林怕在这样下去,自己会主动去吻吴倜,便向车门边靠了些,才解释道:“你姐姐误会你是个bl,以为我们两是同志,所以让我跟你告白,然后和你恋爱,再然后···”

   “再然后怎样?”

   “背叛你,抛弃你···呜!”

   岳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变成了呜呜声——她被吴倜忽然搂过来强吻了!

   吴倜的动作很快,所以岳林只觉得自己正说着话,肩膀被勾了下,就不由自主的扑向了吴倜,双唇一下子和他的嘴印在一起,然后就变成了呜呜声。

   不过这呜呜声很快就越来越轻,直到最后消失不见,变成微微急促的呼吸声。这一刻,岳林整个身子都软了,美丽的双眸睁到了最大,任由吴倜品尝着她的双唇。吴倜一只手勾着她香肩,一只手扶着她的侧脸,吻得很温柔,不一会儿就探出了舌尖,想要侵入岳林的檀口。

   这时岳林终于有反应了——吴倜这突入其来的吻让她既震惊又不安,所以在吴倜想要进一步的时候,她微微偏头躲了过去。

   “为什么这样对我?”岳林低声问道。

   她真的不知道吴倜为什么突然吻自己。是喜欢?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吴倜轻轻的将岳林的俏脸扶正,眼神很坚定的道:“因为我爱你。”

   “爱我?”岳林打量着吴倜稍显平凡却很有魅力的脸,眼神茫然的道:“像爱男生一样爱我,还是像爱女生一样爱我?”

   吴倜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呢,你在心里将自己当做男生还是女生?”

   “我···”岳林心中很乱,依旧不知道吴倜为什么会突然间向自己表白,但是她心已经融化在刚才的那个吻中了,因为那一刻她真的觉得很幸福。所以懦懦了一声,她说出了一直潜藏在心底的那句话。

   “我想做个女生,可是···”

   “没什么可是,”吴倜将岳林紧紧地搂住了,“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女生,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听见吴倜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岳林只觉得心中一疼,就开始掉眼泪了,止也止不住。

   原来,最幸福的时候,是会心疼,会掉眼泪的呀。

   岳林在心中轻轻地自嘲了句,就放开的在吴倜的肩头洒着泪水。

   吴倜察觉出岳林哭了,连忙松开她,满心关切的道:“怎么哭了呢,是不是我刚才吓到你了?”

   “没有。”岳林带着满眼的泪花摇了摇头,然后就那么看着吴倜,道:“你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对吗?”

   爱情来得如此突然,岳林不敢轻易相信。

   “我是真的。”吴倜很认真的看着岳林,“需要我再证明一下吗?”

   “不要啦。”得到吴倜的再次肯定,岳林终于确定——她期待的爱情确实来了。不过想了想,她还是问道:“我这样的人,你为什么会喜欢?”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