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反串变装---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是他的暗示吗

“现在街上伪娘出现的频率那么高,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这样怎么知道别人有没有看穿你?”吴倜在旁边替岳林解释道。

   虽然郑柯这两天也知道这个吴倜不仅和岳林关系很好,也很有本事。不过两人毕竟还不熟,所以他没搭话。

   这时岳林又道:“走吧,等我们赶到学校估计正好下课。”

   “啊,你要我到学校去?”郑柯停住脚步,讶然的问。

   “是呀,去找老二和老大,看他们能不能认出来你。”

   “还是别了吧?”郑柯怕王梓见了自己笑话。

   岳林见此又推着郑柯走起来,还道:“你怕什么呀,反正现在学校变装的一大片。”

   岳林说的虽然有些夸张,但距离事实也不远,毕竟大学生现在都是各种选秀节目的主力军。

   在岳林各种威逼利诱下,郑柯不情不愿的到了学校的一个花园里,等着岳林打电话将人一个个叫出来。岳林现在可不敢随便到班里去,出门时蔡绍云的嘱咐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可不想再被堵住了。

   岳林不仅叫来了王梓和岳杰武,还叫来了在学校上课的查若翎。三人乍见胖妞版郑柯,居然都有些恍然,一副不认识郑柯的样子,最后还是查若翎联想到昨天岳林和她说过的事,才看出来。

   “老五!你小子行啊,说变就变了,我都差点没认出来!”听查若翎说破郑柯身份,岳杰武满眼放光的道。说着目光就落到了郑柯的胸前,然后眼神一下子直了。

   这时王梓也是盯着郑柯的胸前讶然道:“乳%沟?居然有乳%沟?”

   “他带了特殊文胸,挤出来的。”查若翎在一旁解释道。

   “怎么看起来跟女生的一样?”岳杰武疑惑了句,来到郑柯身边,伸手就往上面摸去。

   郑柯见岳杰武的大爪子摸过来,下了一跳,赶紧躲开了,叫道:“老大,你变态呀?”

   岳杰武没摸着,也有些尴尬,但还是强自道:“都是男的嘛,摸一下怎么了?”

   岳林瞧见旁边的查若翎和吴倜一脸怪的笑意,连忙轻咳了几声,道:“好了,我带老五来其实是想测试下的,现在看来,他应该能通过明天的海选了。”

   “老五,你明天几点去呀,我们去给你加油。”王梓道。

   “现在哪儿知道啊,晚上八点报名后再跟你们说。”郑柯有些得瑟的道。

   几人说笑着,就约定好了第二天一起送郑柯去海选。

   第二天上午,人民广场外面围吴倜的车子上,岳林正和吴倜两人通过笔记本看着比赛直播,而蔡绍云则是带着岳杰武、王梓到海选场馆外面陪郑柯了,毕竟是一个寝室的兄弟,岳林要不是碍于会被围观,也会过去陪着的。

   “看,到老五了!”岳林一声轻忽,拿着笔记本往吴倜身边靠近了点儿。

   吴倜虽然在旁边也能看清楚,却是顺势将手伸到岳林的椅背上,虚搂着岳林肩膀,和她一起观看起来。

   岳林虽然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近了,但车里只有两人,心里又不由得想起吴雨墨跟她说的那些话,她就噗噗的心跳着看起直播来。

   只见屏幕上郑柯比岳林预想的要放得开,进去之后就给评委微鞠了个躬。岳林眼尖,发现三个评委都目光都落在了郑柯深深地事业线上,便知道自己和微笑这个创意起作用了。

   “评委老师好,我叫郑柯,十九岁,东北人儿。”

   郑柯一出声,显然将三位评委都吓了一跳,其中年龄最大的男评委道:“哟,居然还是个东北爷们儿,我刚刚还以为哪个胖妞进错比赛场地呢。”

   一听评委这话,郑柯就知道海选通过应该没问题了,呵呵笑起来,惹得三个评委都跟着笑了。

   这边看着视频的岳林,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但是笑容刚出来就凝固了。因为她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然后轻握住了她的肩头。

   岳林身子轻轻一颤,不由得朝吴倜看过去,见他装模做样的看着视频,便也不做声,任由他这样搂着自己。

   郑柯没有悬念的通过了海选,然后又是其他的视频,两人都不出一声的看着,车中的气氛越来越古怪。感觉着吴倜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岳林只觉得整个人变得无比敏感起来,即使隔着几件衣服,都能感觉到肩头那只手的炽热。

   不由自主的想到某些事情,岳林俏脸微红,心中也忐忑起来,不知道等下会不会发生什么。

   没等多久,岳林就等出了结果。当然不是被吴倜调戏,而是郑柯四人回来了。吴倜很自然的用搂着岳林那只手提前打开了车门,车中暧昧气氛也随着一股冷风灌进来而消散无踪。

   上吴倜车中的是蔡绍云和岳杰武,两人来了就要过笔记本,翻看之前郑柯的视频,所以并没有发现岳林的异样。而就这样,岳林坐在吴倜的旁边,看他开着车心里又翻来复去的思考起那件事来。

   刚才他那么做,是在向我暗示吗?

   只是他知道我身体的秘密,如果是像吴雨墨说的那样是个同性恋,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呢?同性恋不是不喜欢我这样的伪娘吗?

   进入这个圈子这么长时间,岳林也算是知道反串、伪娘、人妖、同性恋的区别了,也知道自己其实算个半个伪娘,更知道同性恋只喜欢同性,对她这种性别偏女生的应该是不感冒甚至是厌恶的。

   可正是这样她现在心中才充满疑惑。

   她又想,难道吴倜不是个同性恋,吴雨墨误会了?那吴倜为什么不跟家里人澄清呢?我要不要将这个告诉吴雨墨?

   心中生出了一连串的疑问,让岳林纠结起来,但想了想,她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吴雨墨,因为她不知道怎么解释,更不敢轻易地暴露身体的秘密。

   岳林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纠结,因为她必须花大把时间为接下来的比赛努力了。随着海选的进行,岳林几人便发现,竞争要比微笑先前预料的还要猛烈。之前因为社会对喜好反串、变装、伪声的这些人态度不好,所以这些人大多是窝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或者地盘上默默地表演着。虽然随着这两年社会对这方面的追捧,一些不甘寂寞的艺人开始在媒体网上露面,甚至是炒作自己,但相当一部分艺人还是持着保守态度在默默地赚钱。而这次,无论是钱财还是名誉吸引力,都超过了所有人都底线,一下子将所有的“隐世高手”都引出来了。

   反串这一块儿还算好,伪声和变装这一块儿就相当恐怖了。看了蔡绍云挑出来的那些视频,岳林这才知道,内陆的伪娘不是数量没有三岛和日韩的多,也不是质量差太多,而是都隐藏起来了。

   见识的越多,岳林的压力就越大,于是开始疯狂地学习起之前计划中各种技艺来。虽然吴雨墨承诺给她总决赛的前三,但是如果她不努力,恐怕也没吴雨墨说的那么容易。

   何况,她和吴雨墨的交易还不一定能成功呢。

分享 :